迪恩!

湛可可眼睛一下睁大,说:“想!”

“可可想迪恩弟弟了,昨晚可可都在跟迪恩弟弟视频呢。”

湛可可兴奋的说,可说完,她小眉头小脸都皱了起来。

“可是爸爸,可可不在米兰,可可不能上米兰的学校,可可见不到迪恩弟弟了。”

“而且爸爸现在在医院,可可也不能去学校,可可要在医院里陪着爸爸。”

小丫头一脸烦恼的模样,很明显,她没有忘记之前湛廉时对她说的话。

她要在这边上学。

她其实更想在米兰上学,那里有她熟悉的人,熟悉的一切。

在她心里,那才是她的家。

可如果要和湛廉时分开,她再喜欢也不愿意。

湛廉时说:“等放假了,爸爸带你去米兰。”

湛可可一瞬抬头,“真的吗?”

“爸爸,我们放假就去米兰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哇!太好了!”

“可可以为要很久很久才能见到迪恩弟弟,但现在看,没有多久嘛!”

有期限的时间是不长的,长的是没有期限的时间。

湛廉时说:“这边爸爸已经让付叔叔找好了学校,过几天太爷爷就带你去学校。”

“哈哈,学校找好了吗?在哪里?”

“可可好期待~”

“在京都。”

“京都呀?那离家里是不是不远?”

“不远。”

“哇!好开心~”

“那爸爸是不是过两天就可以出院,和可可一起去学校了?”

小丫头沉浸在去新学校的开心里,没有注意到湛廉时话里的意思。

湛廉时看着她璀璨如宝石的双眼,说:“爸爸还不能出院,太爷爷和姑奶奶带你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湛可可脸上的笑没有了,那开心也一下子褪色。

她嘴角垂下来,小嘴抿起,“爸爸不跟可可一起去吗?”

她失落,难受,看着就像太阳花突然凋谢,让人心疼。

湛廉时张唇,“爸爸还没有好,不能跟可可一起去学校。”

这双大眼里瞬间包起了泪,“那可可可以不去学校吗?”

“可可想和爸爸一起去……”

她快哭了。

因为她意识到她要和湛廉时分开了。

湛廉时没说话了,但他看着湛可可的目光没有移开。

小丫头看着湛廉时这双眼睛,她低头,眼泪一下子掉下来。

“爸爸……”

湛可可没有嚎啕大哭,也没有伤心绝望的哭,就是小声的哭,她很无力却又无法改变事实结果。

她很难受。

湛廉时指腹落在湛可可脸上,给她把这落下的晶莹的泪给擦掉,“爸爸会很快好。”

湛可可顿时抱住他,小脸埋进他怀里,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湛廉时身体僵住,目色深凝,但不过几秒,他便恢复。

他身体放松,手落在小丫头小脑袋上。

而他目光看着前方,眼中的深色汪洋在无声流动着。

众人在门外,听着里面的哭声,心都揪起。

不愿意离开却必须离开,没有人心里是好受的。

湛文舒说:“廉时还真是舍得。”

一个人疼不疼孩子,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。

湛廉时的性子不是那种会说甜言蜜语的人,他习惯行动,做多于说。

这样的性格不了解他的人只会觉得他冷漠,不讲情面,但了解的人就会知道不是的。

谁不心疼?谁又舍得?

但再心疼,再不舍得也得这么做。

他就是这样的人。

而这次,他让她们把湛可可带走,也是有原因的。

d市,人生地不熟,发生了这样的事,赵起伟也在,林帘也在。

小丫头在这,不安全。

她相信,他让小丫头回京都,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决定。

自己的孩子,怎么就舍得托付给别人呢?

湛起北看着关着的病房门,握紧手杖,转身离开。

看见老爷子离开,几人都疑惑了。

湛文舒率先反应,“爸,你去哪?”

她跟着湛起北,扶住他。

柳钰敏说:“斐阅,你一起去看看。”

秦斐阅点头。

柳钰敏看向韩琳和湛文申,“决定好了?”

两人点头。

韩琳看病房门,“钱是挣不完的。”

“我大半辈子都耗费在了挣钱上,忽略了很多东西。”

“现在我也老了,也该停下来了。”

柳钰敏明白,很多事要做决定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因为放下不容易。

当你站到一定的高度,走到一定的位置,你是无法放下的。

每一个人都是。

“好,不要让自己留遗憾。”

晚上湛可可没有跟大家一起回酒店,她要跟湛廉时在一起。

病床很小,哪里能容得下两个人,虽说另一个人是个几岁的孩子。

大家都不同意,别的不说,就说湛廉时的伤,她们很怕小丫头伤到湛廉时。

但是,她们不同意,湛廉时同意了。

湛廉时同意,她们能说什么?

没办法,只有离开。

“可可,爸爸不舒服,你不要乱动哦。”

湛文舒仔细跟湛可可说注意事项。

湛可可乖乖点头,“可可不会乱动的,可可会很乖很乖的。”

湛文舒对她竖大拇指,“姑奶奶相信!”

“嗯!”

韩琳看着湛廉时,又看湛可可,却是怎么想怎么都不放心,她说:“可可,你……”

“好了,走吧。”

湛起北出声,打断韩琳的话。

韩琳眉心皱紧。

湛文舒看离开的湛起北,再看韩琳,她上前挽住韩琳,“好了好了,咱们的小可可可是爸爸的小棉袄,不会让爸爸不舒服的,走了。”

把韩琳带走。

韩琳不放心,却也还是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。?大家都离开病房,湛可可站在床前,看着大家离开。

当病房门关上,小丫头三两下爬到椅子上,说:“爸爸,可可不跟爸爸一起睡,可可久坐在椅子上,趴在床上睡。”

“这样可可就不会碰到爸爸了。”

湛廉时说:“到床上来。”

湛可可摇头,“可可睡觉可爱动了,要是睡着了踢到爸爸,爸爸会不舒服的。”

小丫头很坚定,显然已经想好了。

湛廉时没再说。

大家走出病房,湛起北和秦斐阅离开了,剩下韩琳,湛文申,柳钰敏在这。

韩琳要对付乘嘱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