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一早。

叶辰和萧初然吃过早饭,便如昨天一样,开车送她去老城区的那套老宅子。

听萧初然说,杜海清在修缮这套房子上投入了很大的心血,许多小细节甚至都是不计成本的精益求精。

车里,萧初然对叶辰感慨道:“就是你昨天见到的、我那个客户,杜阿姨,我本来给他做了一个两百多万的方案,其实用来修整她那套老宅子已经非常足够了,但是她昨天又不停的调整方案,把预算直接加到了一千万......”

说着,她又道:“我发现有钱人做事情真是不计成本,这房子实际出售的价格估计不会超过一百万,而且政府不允许翻盖、不允许对外观进行大改动,结果她竟然还要用这么多钱去修复内部,一千万都快能把那条弄堂都买下来了,真是理解不了......”

叶辰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或许是这套老宅子对人家有什么特殊意义吧,所以人家想花钱把它修缮的好一些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“是。”萧初然说:“杜阿姨说是想在这里养老,可我听她的口音好像是燕京那边的人,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来咱们金陵养老。”

说着,萧初然又道:“对了,杜阿姨的那个女儿据说也要跟她一起住在这儿,她女儿说话的口音也是燕京那边的。”

叶辰点点头,笑道:“其实在金陵生活比在燕京生活要好得多,燕京那种地方,夏天比南方还热,冬天又特别的冷,春秋天还特别短,一般十月一过就直接入冬了,来年三四月份才开始回暖,最重要的是天气特别干燥,一天到晚刮大风,前些年还有沙尘暴,这两年算是好些了,但是各种环境还是比南方差了很多,你看咱们金陵多好,空气湿润、四季分明。”

萧初然忍不住笑道:“瞧你说的,好像你对燕京很熟悉似的,你在燕京生活过啊?”

叶辰笑道:“前段时间不是去燕京帮一个客户看风水嘛,客户跟我吐槽来着,其实越往北方的人越向往南方,你看东北一年到头天寒地冻的,那里的人最喜欢的就是南海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